硬核UP主亚历山大流浪狗:行走在A站,流浪在人间

时间:2020-07-29 12:25:12
“我,一个背着家四处晃荡的流浪者。用最平凡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,或许才能收获最绚丽的风景。”背着30公斤左右的行囊,刚用远足和途搭方式完成藏北之旅的A站UP主“亚历山
硬核UP主亚历山大流浪狗:行走在A站,流浪在人间
1/ 9

“我,一个背着家四处晃荡的流浪者。用最平凡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,或许才能收获最绚丽的风景。”背着30公斤左右的行囊,刚用远足和途搭方式完成藏北之旅的A站UP主“亚历山大流浪狗”这样介绍自己。

几乎不离身的巨大行囊,古铜色的皮肤,一头不加修饰的狂乱长发,略显潦草的胡茬,充满野性气息的鼻环——第一眼看亚历山大流浪狗的造型,你或许禁不住惊叹一声:这莫不是个野人?

就是这个“野人”,在不久前闭幕的A站“出道616”活动中成功出道,凭借的就是一股狂野的气质和独特的视角——他曾走过藏北的广阔草原,穿过云南鲜有人至的秘境茶马古道,还在新疆流浪了一遭。无论是旅行方式,还是视频作品,亚历山大流浪狗都表现得够野,他太随意了,根本不遵循什么章法。可是仔细看,他狂野的镜头下又似乎全是不符合“野人”气质的细腻和柔情。

养成系的“出道616”,选出硬核游行侠

A站的用户喜欢称呼亚历山大流浪狗为“狗哥”,狗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旅游达人,他选择拥抱大自然完全源自内心的欲望。

这种欲望始于对原始的好奇,又是对于现代安逸生活的反戈,而不是完成一系列“打卡任务”。在狗哥的视频弹幕和评论里,最高频的字眼是“硬核”。他的硬核很大程度上体现在他的随意,这种随意彷佛与生俱来,贯穿了他的整个旅程。

狗哥一直觉得,视频是他旅行路上的副产品,他的旅行从来不被视频束缚,也不应该被束缚:茫茫草原遭遇到三急,他可以随时按暂停去“蹲个野坑”,但挖坑刨土的过程全部记录在案;徒步去西藏第一大湖色林错,在海拔4700多米的地方负重爬坡,路上的积水被过往的飞车卷起,泥雨胡乱地在身上拍,能搭上车算是幸运,有时往往只能得到一身泥点子,但那又怎样呢,开心就好!

到了目的地附近,狗哥会留心观察野生动物的踪迹。比如,三三两两散落的动物粪便中没有发现骨骼与毛发,而全是明显的纤维,那代表狗哥可以安安稳稳睡一觉了;藏北的狂风经常把牛羊掀翻到湖里,狗哥捡些碎石块堆在地上,算是尽人事了。别人可能是穷游,狗哥则是十足的苦旅,“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,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。”他用尼采的话解释自己的选择。

让人意外的是,如此狂放不羁的狗哥却在入驻A站后悄悄改变,身上多了人间烟火气。

狗哥之前没想过入驻A站,二次元文化的博大精深他压根不懂。搭档铁牛却非常喜欢动漫,很早就在A站潜水了,她便劝狗哥去A站投稿试试。狗哥顺手把视频更了上去,“火”的念头动都没动过,但A站很快就向他展示了自己的包容性和多元化,狗哥的首次投稿反馈非常好。

火起来是在A站的“出道616”,这是素有“UP主黄埔军校”之称的A站针对新人UP主举办的票选活动,有近2000名UP主参与比赛,最终只有6人成功出道。而6强UP主将获得平台全方位的扶持,包括现金大奖、全网千万级曝光等。

在这样激烈的竞争中,狗哥根本没想过会赢。一直到大赛中后期,许多粉丝给狗哥打气加油,还有不少粉丝给他支招,粉丝们的热情感染了狗哥,他心想:“我总不能让这些粉丝失望吧!”随意惯了的他,对待这次比赛有了从未有过的认真。最终,“亚历山大流浪狗”凭借其硬核作品成功“浪”进六强。

票选的最后一天,粉丝们陪着狗哥一直等到零点,看到结果的那一刻,粉丝们比他还激动,看着刷爆的评论,狗哥也松了一口气:总算没让粉丝们失望。

用狗哥的话说,进A站之前他就像个“老年人”,很多梗都不懂。现在,狗哥就直接问粉丝,这个梗是什么意思,那个梗怎么来的,暖心的粉丝没有嘲笑、没有不耐烦,一个个跟狗哥解释,现在狗哥和粉丝之间也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梗。

粉丝之外,狗哥的另一份感动来自于A站的猴子们。刚出道的狗哥懵懵懂懂:视频时长多少最好?什么时间发布合适?这些基础问题狗哥不好意思去问猴子,但猴子们却主动来跟狗哥沟通,耐心地指导每一个细节,让狗哥很快适应了A站这个平台。

腼腆的亚历山大流浪狗,路子实在很野

出现在镜头里的狗哥略带些意料之外的腼腆,完全不似他视频里的狂野随性,这种感觉在他把那头半长的头发剪掉之后就更明显。那是一种想表达又不想张扬的小心,是作为旁观者的谦虚。

今年疫情期间,在粉丝们的强烈要求下,腼腆的狗哥终于在A站开了直播。粉丝指导他别紧张:“弹幕里问,你回答就好了。”搭档铁牛说:“他能答应粉丝直播还挺让人意外的,这要搁以前,杀了他都不可能。”为什么?狗哥太腼腆了。狗哥则表示,自己的直播首秀献给了A站的粉丝们。说完,又露出他那不好意思的笑。

直播中有粉丝会送礼物,狗哥马上就又不好意思起来:自己没有出门还要收粉丝礼物,大有种“白嫖”的意思。说到这,狗哥一再强调,等疫情过去一定要赶紧出去,这是他们回报粉丝的最好方式。

说到旅行,内敛腼腆的狗哥一背上行囊,踏上旅途,又是另一副样子,用他自己的话说——路子很野。

狗哥的作品涉及面很广:公路的、自驾的、房车的、户外求生的、徒步的,也会说说美食。但是很多时候,他的旅行没有明确的目的地,路途本身就是全部意义,因为路途中每一刻的所见所闻,都是他生命中独一无二的美妙时刻。

跟很多把户外旅游做成“秀”的UP主不同,狗哥的镜头只负责记录,走到哪拍到哪,发生什么就记录什么,他从不为旅行设置日程。在藏北高原,他泡过最野的温泉,去感悟最真的天人合一;在炙热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里,尝试“解过手儿”;兴致来了,甚至会在山巅赤身拍照,重点部位打个码就放上来……看视频的你内心里在一遍遍反问,这还是那个腼腆的狗哥吗?粉丝们喜欢的,正是狗哥的这股野劲儿。

流浪者的野里,藏着对世界的温柔

随意去翻狗哥的作品,你时不时就会被他斐然的文采逗乐:他将云南秘境中难觅的细小水源比喻成“前列腺不通”,弹幕里笑声一片;把芦花大公鸡一身黑白相间的羽毛,比喻成“春秋战国的铠甲护体”鸡冠“好似炫耀的红盔缨”等;在出道616参赛作品的救牛系列,他将救牛比作是跟阔克苏河“虎口夺食”的较量。很多时候,他的文案甚至比镜头更精彩,粉丝称他是“形容鬼才”。

细心的粉丝早就发现,狗哥的作品极少有很宏大的选题,他更喜欢从细节入手:去拉萨,他没有把镜头对准神圣庄严的大昭寺,而是将视角放在一个把镜头怼到人脸上的拍摄者身上,俩人面对面各自举着镜头相互怼拍,他由此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尊重;“流浪新疆”系列里,狗哥将镜头转向哈萨克牧民家,有着狼血统的狗栓柱与年龄相仿的小主人乌拉拉之间的微妙互动,让他感叹“在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中,拴住们终会驰骋在属于他们的自由天地”,粉丝评论道:“视频三分,一分栓柱,二分文案。”

在六一儿童节特辑中,狗哥把关注点转向一所寺院,转向为躲避战争被迫出家的年幼缅甸难民身上,他在孩子们纯真的眼神中看到忧伤,思考战争给无辜的孩子们带来的伤害——他们从来不曾拥有六一,他们失去的又何止是一个节日。原来,野人温柔起来,会让人落泪,野性的背后藏着不易察觉的温柔。

一个背着家四处晃荡的流浪者,企图用最野的方式去探索这个世界,硬核与爱当然能共生,这或许就是狗哥与A站“气味相投”的地方:遵从内心的想法,随心而动。他所有的狂野都以对土地的眷恋收尾,所有的随性都以土地的深沉为底色。

狗哥一直在流浪的路上,下一站是哪?他自己说了算。正如他所说,丈量一片狂野之地,体验一段截然不同的生活,确实给了他无限的可能。

最新娱乐八卦